画渣,搬砖杂食者。

仍旧是复健……虽然是失败了的……(

很早之前画的魔术师国木田……嗯

离说:

刊名:《游风》

CP:荒天

页数:一宣要什么页数!

定价:一宣要什么定价!

字数:9W(100%爆页预定)

原作:网易阴阳师

封面:涸泽负鱼

文手:藏卿  @社会你卿爷 

          搽廛 @搽廛 

          黑翼 @黑之翼舞-跪求文力能up 

          离说@我

          夏小时 @吴茗柿 

          苏凉 @苏凉 

插图:膜法 @一颗赛艇 

          一颗ROLL  @一颗ROLL 

          SEI @SEI 

          涸泽负鱼 @涸泽负鱼 

          溪 @溪 

          派π @无关紧要啦啦啦啦 

G图:白驹 @白马句 

         ∅ @∅ 

         笔芯 @笔芯 

排版封设:小天鹅 @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预售时间:一宣要什么预售时间!

试阅:

《当风来时说》

夏小时


淡金色的阳光安静地透过玻璃斜入店内,木地板反射出金色的世界,还有面容清秀的青年。大天狗完全在用当初教雪女的架子指使荒川做这做那,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一把夺过搅拌器:“你这么搅我们可以搅到明天!”

“你干嘛不买个电动发泡器呢。”荒川支起脸。

“有的,”大天狗用奇异的眼神看了看他,“可是坏了啊。”

……哦对啊。

“你继续搅,我做糖。”说着大天狗把搅拌器换给荒川,自己走开。

这家伙,其实就是不想做这个吧。荒川叹了口气,继续搅拌。等他两只手都酸到抬不起时,他注意到店里没了声音。“大天狗?”厨房里没有影子,后面休息厅也没有,荒川走出去,浅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斜入店里,干净的桌面反射出浅色的世界,还有浅色的青年。大天狗歪在靠墙中心位置的沙发里睡着了,头发盖住一点眼睛,因为要做事所以穿了旧衣服,宽大的领口露出一小段锁骨。本来是个很美的画面,可惜大天狗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蝴蝶结卡哇伊围裙。

荒川小声笑了一下,慢慢凑过去,直到可以感觉到大天狗的呼吸。可是这个人没有醒。荒川听到自己的心在跳动,不知为何周遭的事物都模糊了,大天狗的色彩却鲜明了起来。

大天狗?

他可能叫出了声。可是大天狗没有醒。荒川低下头,凑近那瓣唇。



《似是故人来》

离说


“哗啦——”

这是大天狗的不请自来。荒川摇着扇子,眯着眼睛向水面看过去,他看见了满身血污,狼狈的鸟儿。

鸟儿挣扎着,没有放任自己向深水之渊坠落。他差不多湿透了,上半身浮出水面,水流洗去一些发黑的沉血,更鲜活的殷红往四周弥散。从撕裂的腹部,从刺穿的腿,从折断的羽翅。

大天狗第二次落水,重伤,仅存的力气都用来保持孤傲的自尊,尽管身体不听从使唤擅自来到了这里,也绝不允许再度下沉。

荒川向他靠近一些。大天狗冷得发抖,低垂着脑袋,珀金的发丝原本该如同高山之上落了初阳的白雪,此刻却沾染了血迹,随着主人妖力的流失黯淡下去。

水中的主宰收起扇子:“需要我的妖力吗?”

“不需要。”折翼的妖摇着头。他用一种责怪的眼神看向水中。荒川明明已经知道他的答案,还偏偏要问出来。

荒川再靠近他一些。他看着大天狗那双倔强而坚定的眼睛,不合时宜地想起了这个妖往日的执拗。他不受控制地更靠近一些,一步一步,最后与大天狗一同浮出半身。

“荒川,你抱一抱我。”大天狗抬起头伸出手,“抱一抱我就不会冷了。”


可你分明抖得更加厉害。

在我冰凉的怀抱里,如此用力地环抱我的背脊。



《夜雨》

苏凉


他们在一片静默里对视,离得那样近,仿佛一对随时要拥吻的恋人一般。

大天狗面无表情的开口:“你不应该骗我,荒川。”

“我原以为让你看到事实,就可以改变你。”荒川低头回答的时候,大天狗嗅到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冰冷的水汽侵入他的嗅觉,轻易就勾起他千年前记忆的碎片。

大天狗也确实因为这气味而走神了片刻,接着他闭上眼又睁开,瞳孔里已经没有刚才的迷茫和恍然。

“没人能改变我。”大天狗的声音陡然拔高,“我追求的,从来只有大义!”

荒川语气里甚至都带着一点笑意,反驳道:“你只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而已。”他低下头,凑近大天狗带着愤怒神情的侧脸,以一种恋人间耳语的姿态轻轻问道:“你在我府邸那几日,想过你的大义么?”

听到这几句话的大天狗像是被触及到什么关键,他瞬间抬手推开越靠越近的荒川,动作大到对方披在他身上的外套忽的一下子扬起,又落在布满灰尘的地板上。

“够了,你说这些,无非就是想让我留下。”大天狗退后几步,把自己藏在路灯暖光照不到的地方,一字一句的道:“荒川,你变得像个人类。”

“不。”荒川似乎是想了一下又说,“我融入他们,统治他们。”

“终日与蝼蚁为伍,只会变为蝼蚁,永远也成不了王。”

大天狗终于推开公寓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荒川就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

直到对方的脚步完全消失,男人才缓缓地弯下腰,从灰尘中捡起了那件对方刚刚穿过的外套,死死的攥在手里。



《溺之如狂》

藏卿


他:“他不是来杀我的。”

我:“那他做了什么?”

他:“他吻了我。”

  

这个病人我是在两个月前第一次接触,他对自己身边所有的人都保持不信任的态度,不管是家人、同事、朋友、同学还是谁,他对他们都持有很奇怪的态度。

一开始对我也是这样的,我观察了他很久,很难说清这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在怀疑和恐惧之间徘徊。

对我态度的转变在第二个月的我去看他的第二个星期日,他看我的眼神一下子就松懈了,带着点迷茫,我很难形容,就像是你认识一个人,你眼熟他但是你就是记不起他的名字,拼命盯着对方想要记起来的眼神。

我问他为什么突然就转变了态度(他之前肯给我个眼神都算万幸,我怀疑是不是自闭症后来才知道错了)。

他:“你在我梦里出现过。”

这是他第一次提到他的梦,但他不肯多说,我和他沟通了很长时间,慢慢了解了他的病情。

他对身边人的恐惧和怀疑都来自他的梦境,据他称从他成年那天他就开始做这个梦了,的确是这个,因为他的梦就像一部连续剧,永远不会完结的连续剧,说连续剧可能还不恰当,因为他的梦是单曲循环后再继续下去的,他每次做梦都会先梦到他站在一片水面上方,这是他起初做的梦,慢慢的梦境就开始往下发展了,他会看见水面有了边际,看见了岸,看见了栽在水边的樱花树,看见了树下的红灯笼,很奇怪的是这个梦境居然会有白天黑夜之分,他到后来对梦境中的自己控制力越来越强后,他可以抬头看见夜空中的星河。

他就像在过两个人生,醒着一个,睡着一个。

我承认我有点吃惊,他的梦有着很清晰的因果性和连续性,他本人是个很冷静的人(这在我和他交流后我就认识到了),逻辑思维和推导能力都很强,应该不是会把梦境和现实混淆的人,问题在于他的梦境和现实生活都发展得越来越离奇了,影响了他的判断能力。



《Morbius》

搽廛


“荒川!这里……”

“大天狗,你该出去了。”

荒川放下提琴起身,朝着大天狗笑了笑,抬手指向了图书馆的大门。大天狗甚是惊愕,他曾经计划好的完美解释却在看到荒川时遗忘殆尽,张了张口却是无言。荒川忽然上前一步抱住了他,俯身张口轻蹭过他的嘴唇,在大天狗耳边说了些什么。

大天狗没有听清荒川说的话,也没有心去认真分辨,他只听出荒川原本温和醇厚的嗓音因为火燎而变得嘶哑。大天狗忽然有些茫然,他所做的一切,他这些天的相处所衍伸出的无谓的感情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将友人推入火坑?

荒川说完低头亲吻了他的眼睑,他的神情虔诚而又温和。大天狗想起了扶养他长大的修女,那个信奉上帝的温和的女子,她为他挡住了所有视他为异类的视线,一直相信着他。就像,就像……

像荒川一样。

“你该出去了。”荒川抓紧他的肩膀,将他往后推。

“大天狗啊,去吧。”

为你的大义展翅。



《天满月》

黑翼


荒川静静地看着水中的大天狗。

原本轻灵的羽翼此刻沉重地坠在水里,右翅上的伤口还在不断渗血。那张平日里总挂着高傲表情的脸已苍白无比,额前的碎发湿淋淋地贴在脸上。他困难地呼吸着,不时从喉咙里溢出几声痛苦的呻吟。

他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荒川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大天狗的时候。黑羽白衣的妖怪借助风的力量悬在天空之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那时正是午夜,月亮的光芒从大天狗的羽翼之间透了出来,也映出大天狗俊美的容颜。他乘风而来,仿若神明。

“我受黑晴明大人之命,前来拜访。希望你可以加入我们。”

荒川踏于水上,沉默地摇着扇子。

不错的声音。荒川想道,坚定,自信,充满斗志。

但他对这声音的主人所提出的要求并不感兴趣——他是水的君主,自荒川诞生以来便一直存在于此。千百年的岁月变迁之间,他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区区一个人类,就算有了大天狗这等强力的力量,又能掀起什么风浪?难道命运的长河会因为他一个人的痴心妄想就改变它原本的流向吗?

因此,荒川只是冷冷的回绝了:“黑晴明想要践行他的大义,此事与吾何干?”


终于赶上了哒宰生日。

我宰生日快乐!

太长时间不拿笔已经完全没有图力……

差不多是条废溪了【【【

【双黑】青空之上 (机长设定) 03

#双黑#私设有

#客机驾驶员设定#

3.

按照几次预定的线路节点缓慢爬升到31600英尺以后,飞机终于进入了巡航模式。

“所以说?”刚刚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的中原中也挑起眉峰看着他昔日的搭档,“为什么你又回到港口航空了?还是机长,嗯?”

“不是回。”太宰揉着被揍的半边脸颊撇了一眼飞机电子屏上的巡航高度,航路平稳,窗外的夜空在31600英尺的高空中泛着浅淡的橘红。

“广津先生最近身体不太好你也知道的。”又随手调整了一下巡航高度的精准度和发动机的运行状态,中也眯起了湛蓝色的眼睛抱着胳膊在椅背上盯着他。

“你只是来替广津先生的班的?”

“当然不是~”太宰转过身看着中也揶揄的笑了笑,点开了机舱内无线通讯,问空姐要了一杯咖啡。靠在椅背上一如既往的慵懒散漫的样子,像是靠在家里软软绵绵的沙发里一样,看的中也又一阵火蹭蹭蹭的往头上冒。

“你特么到底是来干嘛的???”忍无可忍的扯过太宰系在整齐衬衫领子下的深蓝色领带,从见到太宰的那一刻就火大的不行,中也在黑漆漆的机舱里蓝宝石般的眼睛仿佛要发出光。

反观太宰还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笑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耳麦。中也这才反应过来,立马涨红了脸触电一般松开了对太宰的钳制。

与此同时,驾驶舱的舱门就响起了叩叩的声音。“太宰机长?”是乘务长的声音,太宰随手整理了一下被中也扯歪了领带,直起身子按开了驾驶舱的舱门。

“晚上好,银小姐~”太宰对着端着一杯咖啡进来的机组乘务长挥了挥手,语调轻快熟稔仿佛还没离开过港口航空一样。

大概是很久没见过太宰了,银似乎有点拘束,小心翼翼在机舱中间电子屏的杯架放下咖啡杯以后斟酌了半天才开口“晚上好,太宰机长……刚刚似乎听到了中原机长与您的纠纷……”低顺柔婉的视线似有似无的看向太宰半边脸上的红肿,小声的开口询问。

“啊——啊,没事没事,我们只是好久没见过了寒暄一下~”看出银似乎还有些顾虑,太宰立马端起了咖啡轻轻嗅了嗅,回身给了她一个赞赏的微笑,“银冲泡的咖啡比之前更加的香醇呢,这就是成长后的女孩子的魅力吗?”

立马红透了脸的银磕磕绊绊对太宰寒暄了几句,完全没顾得上中也的存在就匆匆离开了驾驶舱。离开之前还低着头在太宰的微笑的视线中说,还有什么需要的请尽管吩咐。

中也在椅背上松了一口气,斜过视线看着太宰关掉了耳麦上的开关,发出了嘁的一声。“你这家伙,除了钓妞这点本事还会什么?”

太宰耸了耸肩膀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至少钓妞可以让你在机组人员心目中的形象完美无缺~”低头抿了一口咖啡后太宰惊呼出声,“啊呀——这孩子居然还记得我的口味呢?”

“哈?”中也的视线随着太宰的指尖落在他指着的杯子上。

“三块半的方糖呦。”嘴角扯开一个嘲讽的笑容,仿佛对他说,咱俩都搭档这么久了你居然还不知道我的口味吗?

……

沉默半响后,中也忍着把咖啡直接糊他脸上的冲动,起身解开了安全带,恶狠狠按开了驾驶舱的门。

摔上卫生间的拉门后扭开水龙头,摘下制服帽子开始洗脸清醒清醒的中也突然又想了起来,他要问的事对太宰而言,回答的必要性还不如钓妞。

……

“太宰治你还是去死吧!!!”

——————————————————————
拖了n久的掉落,下章开始好好谈恋爱x(难道一直不都在谈着的吗?(。)

火车上的摸鱼……特意带着的涂鸦本结果没带皮擦一发赌出来的_(:з」∠)_
依旧是机长设定,机长宰嗯。
总之520快乐!

情人节贺图[这么晚了才画我有病]

两个巧克力你要谁的呢?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Д`)y━・~~